「我每天最快樂的事是,一早坐在書桌前,一邊削鉛筆,一邊想著今天要完成哪項設計工作。」此為日本一代設計大師福田繁雄的肺腑之言。儘管地位早已確立,卻依舊勤於設計,挑戰自己。他的作品幾乎都是單純的圖像,帶來的視覺震撼往往出人意外隨後會心一笑。他說:設計是一場幽默的即興演出,讓觀看者開心即是成功的表演。

非假日的台北袖珍博物館,少了參觀者的驚呼聲,以1:12比例的打造的娃娃屋、夢幻屋、中古世紀歐洲的街景,顯得些許寂寞。 隨著一位年約70多歲客人的到來,攪動了沈寂的空氣。他興致勃勃地觀看擬真的小人兒,口裡不斷發出讚美聲,也不時轉頭以日語向身旁同行之人詢問問題,佈滿皺紋的臉上掩不住的好奇心,還一時興起地模仿起小人兒的動作來。
簡直就是像個老小孩。
實際上,當地陪一早將既定的故宮、美術館等行程告知老先生時,他停了半晌,搖搖頭表示要更改行程。於是他的身影出現在兒童博物館、袖珍博物館,甚至百貨公司的兒童玩具部,這是其他日本設計師很少會特地驅車前往的地方。
「小孩子的玩意是很多大人花了很深的Idea在裡面,為了要讓小孩覺得有趣、好玩,玩具對我們枯燥生活的重要性要比藝術品來得高。」他這般說道。
他是福田繁雄(SHIGEO FUKUDA),現任日本平面設計協會會長,稱得上是嚴謹、行禮如宜的日本設計界的異數。 他的個性外向,談話時嘴巴在動,手也不得閒,跟著話語比劃一番;拍照時,起初還正襟危坐,卻突然擺起孫悟空的招牌動作,令一旁的我們差點笑岔了氣。
福田繁雄的創作也是一絕,他善用人類視覺心理學,應用圖地反轉、二重圖形技法,營造空間錯覺,讓觀者從任何角度觀看都有新鮮事,產生會心一笑的幽默。幽默發揮極致,讓他能畫出令人驚嘆連連的海報,也讓他成名甚早。
35歲就於美國IBM博物館舉辦個人作品展;同時為日本大阪世界博覽會設計官方海報;39歲參與札幌冬季奧運製作比賽獎牌;波蘭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金獎……,逐步成為國際級視覺設計大師。 大師活躍年代 景仰卻不模仿 「我從小很喜歡畫漫畫。」福田繁雄如此說道。的確,他也具有這方面的天份。 高中時代,他畫的名為《了不起的男女平等權》四格漫畫,獲得日本第二十三屆文藝春秋漫畫獎。當時擔任評審包括:日本當代漫畫界巨擘杉浦幸雄等,得獎的理由是:「從住宅到玩具的描繪,瀰漫著國際性的幽默。」
福田繁雄曾回憶起,自己因戰爭關係被迫疏散到日本岩手縣(當時那裡是日本最貧窮的縣市),在那裡度過初中及高中的日子,儘管物質上相當匱乏,精神卻是飽滿的。他說「……誰會願意回憶那樣的青春歲月?肚子吃不飽,每天還要勞動,但是我卻邂逅了宮澤賢志的《銀河鐵道之旅》,我很羨慕作品裡表現的魔幻空間,以及對書裡的插畫深受感動,萌生當漫畫家的念頭。」然而,他的漫畫家志願,卻因義大利現代主義設計師布魯諾.姆納利(Bruno Monguzzi)設計的一只沒有時刻的手錶,轉向設計的路上。
福田繁雄回憶說道,「我進入了進入東京藝術大學後,姆納利先生在五十年代推出沒有刻度的手錶,很多人以為是設計師的遊戲之作,沒有實用價值,我卻覺得妙不可言。」這一句妙不可言,讓他丟下日本人拘謹的天性,狂熱且直接對姆納利提出成為門下之徒的要求。
值此之際,日本設計界正掀起一波波的造神運動。
日本二次大戰戰敗後,一切從零開始其中包括對美學的認知,不管是政府、企業、民眾都在重新學習。 因此,當企業形塑形象需要設計師時,彼此的地位非但等量齊觀,更多時候是以朋友關係相互合作。設計師恣意地樹立自我的創作風格,甚至為企業做嫁時也頗有自我風格壓過企業形象,反客為主的態勢,企業卻也樂見其成,讓日本設計界展現輝煌的一頁。
最代表性莫過「平面造型1955展」,集結了日本包括:龜倉雄策、早川良雄、河野鷹思等人的作品展出,展覽受到社會大眾關注,設計師奠定一代宗師的地位。
「所謂Style是被自己跟同世代所創造出來的。就像是音樂、文學領域一樣,若出現一位大師後,受到大師的春風教化,圍繞旁邊的也會是許多表現卓越的人。1960至1970年代,日本設計界出現很多活躍的設計師,我們姑且將大師們稱之為燈塔。儘管在我心中對大師們有深厚的景仰之情,但是自己也從事平面設計,無論如何是不能模仿,我對自己設立的目標是創造與大師不同的風格,更要做到超越自己。」他堅決地說道。

「我每天最快樂的事是,一早坐在書桌前,一邊削鉛筆,一邊想著今天要完成哪項設計工作。」此為日本一代設計大師福田繁雄的肺腑之言。儘管地位早已確立,卻依舊勤於設計,挑戰自己。他的作品幾乎都是單純的圖像,帶來的視覺震撼往往出人意外隨後會心一笑。他說:設計是一場幽默的即興演出,讓觀看者開心即是成功的表演。

非假日的台北袖珍博物館,少了參觀者的驚呼聲,以1:12比例的打造的娃娃屋、夢幻屋、中古世紀歐洲的街景,顯得些許寂寞。 隨著一位年約70多歲客人的到來,攪動了沈寂的空氣。他興致勃勃地觀看擬真的小人兒,口裡不斷發出讚美聲,也不時轉頭以日語向身旁同行之人詢問問題,佈滿皺紋的臉上掩不住的好奇心,還一時興起地模仿起小人兒的動作來。
簡直就是像個老小孩。
實際上,當地陪一早將既定的故宮、美術館等行程告知老先生時,他停了半晌,搖搖頭表示要更改行程。於是他的身影出現在兒童博物館、袖珍博物館,甚至百貨公司的兒童玩具部,這是其他日本設計師很少會特地驅車前往的地方。
「小孩子的玩意是很多大人花了很深的Idea在裡面,為了要讓小孩覺得有趣、好玩,玩具對我們枯燥生活的重要性要比藝術品來得高。」他這般說道。
他是福田繁雄(SHIGEO FUKUDA),現任日本平面設計協會會長,稱得上是嚴謹、行禮如宜的日本設計界的異數。 他的個性外向,談話時嘴巴在動,手也不得閒,跟著話語比劃一番;拍照時,起初還正襟危坐,卻突然擺起孫悟空的招牌動作,令一旁的我們差點笑岔了氣。
福田繁雄的創作也是一絕,他善用人類視覺心理學,應用圖地反轉、二重圖形技法,營造空間錯覺,讓觀者從任何角度觀看都有新鮮事,產生會心一笑的幽默。幽默發揮極致,讓他能畫出令人驚嘆連連的海報,也讓他成名甚早。
35歲就於美國IBM博物館舉辦個人作品展;同時為日本大阪世界博覽會設計官方海報;39歲參與札幌冬季奧運製作比賽獎牌;波蘭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金獎……,逐步成為國際級視覺設計大師。 大師活躍年代 景仰卻不模仿 「我從小很喜歡畫漫畫。」福田繁雄如此說道。的確,他也具有這方面的天份。 高中時代,他畫的名為《了不起的男女平等權》四格漫畫,獲得日本第二十三屆文藝春秋漫畫獎。當時擔任評審包括:日本當代漫畫界巨擘杉浦幸雄等,得獎的理由是:「從住宅到玩具的描繪,瀰漫著國際性的幽默。」
福田繁雄曾回憶起,自己因戰爭關係被迫疏散到日本岩手縣(當時那裡是日本最貧窮的縣市),在那裡度過初中及高中的日子,儘管物質上相當匱乏,精神卻是飽滿的。他說「……誰會願意回憶那樣的青春歲月?肚子吃不飽,每天還要勞動,但是我卻邂逅了宮澤賢志的《銀河鐵道之旅》,我很羨慕作品裡表現的魔幻空間,以及對書裡的插畫深受感動,萌生當漫畫家的念頭。」然而,他的漫畫家志願,卻因義大利現代主義設計師布魯諾.姆納利(Bruno Monguzzi)設計的一只沒有時刻的手錶,轉向設計的路上。
福田繁雄回憶說道,「我進入了進入東京藝術大學後,姆納利先生在五十年代推出沒有刻度的手錶,很多人以為是設計師的遊戲之作,沒有實用價值,我卻覺得妙不可言。」這一句妙不可言,讓他丟下日本人拘謹的天性,狂熱且直接對姆納利提出成為門下之徒的要求。
值此之際,日本設計界正掀起一波波的造神運動。
日本二次大戰戰敗後,一切從零開始其中包括對美學的認知,不管是政府、企業、民眾都在重新學習。 因此,當企業形塑形象需要設計師時,彼此的地位非但等量齊觀,更多時候是以朋友關係相互合作。設計師恣意地樹立自我的創作風格,甚至為企業做嫁時也頗有自我風格壓過企業形象,反客為主的態勢,企業卻也樂見其成,讓日本設計界展現輝煌的一頁。
最代表性莫過「平面造型1955展」,集結了日本包括:龜倉雄策、早川良雄、河野鷹思等人的作品展出,展覽受到社會大眾關注,設計師奠定一代宗師的地位。
「所謂Style是被自己跟同世代所創造出來的。就像是音樂、文學領域一樣,若出現一位大師後,受到大師的春風教化,圍繞旁邊的也會是許多表現卓越的人。1960至1970年代,日本設計界出現很多活躍的設計師,我們姑且將大師們稱之為燈塔。儘管在我心中對大師們有深厚的景仰之情,但是自己也從事平面設計,無論如何是不能模仿,我對自己設立的目標是創造與大師不同的風格,更要做到超越自己。」他堅決地說道。

圖地反轉破界 傳統裡創新表現

福田繁雄表示,自己做設計時,聯想到音樂家透過耳朵聆聽大地的聲音,轉化為美妙的音符;文學家將生活經驗轉換為感人的文字。平面設計基本上則是用眼睛去看,不同於藝術作品是畫家抒發內心情感的創作,「設計是畫給別人看的,別人看畫時,對方的視覺特性是什麼?我對這些問題很有興趣。」他說道。
比方說,畫圖時,覺得圖像在紙的上方,其實從剖面來看,圖像是在紙的中間;在白紙上看黑點,會覺得黑點很明顯;在黑紙上看白點,也會以為白點很清楚。 就心理學來說,人類會因眼睛所看的圖像,在心理模擬出圖像的內部與外部,並且共用一條界線,當圖像的形狀簡潔、單純時,這一條共用線就被形狀或顏色較為明顯的圖形所用,但是當圖形形狀鬆散時,就會破壞界線,產生模糊不清,曖昧的情況,讓主題與背景產生反轉現象。
視覺心理學並非創新的發明,而是由來已久的原理探索,也被廣泛應用於設計領域。然而,很多設計者創作時謹守份際,圖就是圖,地就是地,目的就是利用對地的控制,肯定圖像的重要性。
福田繁雄卻不做如此想,他大膽且巧妙地運用視覺心理學,刻意地打破圖、地的界線,將圖地反轉援以為設計的靈魂。
1975年,福田繁雄為自己在東京京王百貨舉辦個展的海報,其圖像由紳士們穿皮鞋的腳與淑女們穿高跟鞋的腳構成,採用正倒位圖地反轉技法,正看反看都自成一幅畫,左看右看又是一種風情,此刻海報突破二度空間限制,依循著觀看者的心境衍生無限視野。
在1984年時,他為法國某展覽會創作的海報,靈感就來自於冬天的巴黎街上,人們穿著黑色大衣牽著狗散步的身影,同樣利用正倒位圖地反轉,形成畫面上奇特的狗,讓海報儘管簡單卻相當獨特。接著1984年UCC咖啡海報……。福田繁雄用那雙有趣的觀察眼睛,提供給觀看者具象與幻想交揉的氛圍。

幽默創作基調 顛倒是非趣味生

「我的創作很少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觀看者。我覺得設計者就像是醫生一樣,要了解病人的問題,提供藥方來解決問題。」福田繁雄強調。就像他曾為了女兒不洗澡的問題,費盡心思做很多有趣的玩具、布偶,目的要消除女兒對洗澡恐懼,這份出自於自然不造作的父愛,結果反而成為他揚名海外的觸媒。
1967年他應邀至美國紐約IBM畫廊舉辦「日本玩具和物品」展覽,當地藝文評論家就直言,看到福田繁雄的作品,凸顯出美國的父親們已經忘記親手幫兒女做玩具的樂趣,提醒父親在忙碌打拼之餘,別忘了傳達對小孩的愛。但對福田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直到現在,他也堅持每天一家三口(他及太太、小孩)要一起吃完早餐後,才各自去忙碌。
所謂相隨心生,境隨心轉。正因為福田繁雄的心充滿了柔軟的想法,衍生出對世間萬物的事物,少有憤恨之情而能幽默視之的態度。他更將「幽默」轉化為創作時主題表現風格。 他說:「全世界不分國家、種族,當他們開心時就表現出高興的樣子,生氣就舉起憤怒的拳頭,就像中國人說的『喜怒哀樂』的情緒,這是人類共通的情感。
但是每個人都喜歡看到好看的景物、吃到好吃的食物、聽到好聽的音樂;沒有人喜歡不快樂的或恐怖的;我的創作時,最後都會想呈現出快樂感覺,我作品核心價值就是幽默、有趣等元素,即使是面對戰爭、政治等較為殘酷嚴肅的主題。」
比方說,他在獲得1975年「波蘭戰爭三十週年紀念國際海報比賽」金獎的〈勝利〉海報即是砲筒發射出殺氣騰騰的子彈,但子彈卻往回飛進砲筒裡。這張海報圖像簡單,不灑狗血,意義卻深遠,象徵著掀起戰爭的人終會自食惡果,會如中國的俗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海報讓他繼IBM展覽,再一次以創意受到國際矚目。
正如福田所說,他不僅要走出與大師不一樣風格,也要超越自己。所以其在慣用的二重圖形創作過程,也不斷實驗新的創意,最典型的是他為自己在日本高島屋海報設計展的宣傳海報,則是在二重圖形的基礎上,用創意區分為微觀單元與宏觀圖形兩部分。微觀單位是與現代有關,例如:各國國旗、日本郵票、自己的作品、國際標準舞圖示;宏觀單元則是古典圖像,例如:蒙娜麗莎畫作、維也納女神的雕塑等。集結小圖形鋪陳成大圖形,由此產生空間與時間感,並由這種特殊的時空詮釋法,讓二重圖形更具視覺張力。
「我喜歡利用大眾的常識或熟悉的事物來創作,會產生更好的幽默效果。有點像柔道精神,以對方之力來擊倒對方。」他說道。福田繁雄幽默創作除了海報,也展現裝置藝術、雕塑、展示、環境藝術等方面,所可以看到他設計出彎彎曲曲的奶油刀、杯裡有耳的咖啡杯、無法就座的椅子,讓使用者看到東西自然會心一笑。
日本設計大師也是無印良品的創意總監田中一光就形容福田繁雄的作品:「沒有苦澀,也沒有徒勞的曲折,基調幽默,充滿嬉歡之感。」;而與其相交甚深的國立臺灣大學師範大學美術系主任林磐聳則說:「他的作品一言以蔽之,就是幽默」。

創作者介紹

RedM

Re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